{{readlogs === null?'正在加载中...':'暂无阅读记录'}}

当前位置: 奇热小说 > 都市 > 超级相师在都市 > 第10章 老汉要冲喜

所有章节

设置

阅读主题
正文字体
阅读方式
字体大小
  • A-
  • {{font_size}}
  • A+

手机阅读

扫码安装APP马上领书券

第10章 老汉要冲喜

小说:超级相师在都市作者:青山绿水分类:都市字数:3572

“老根叔,不好啦!老根叔,出大事了!”阿婶刚把晚饭弄好了,叶枫的筷子还没抄稳呢,村东头老赵家的二奎就从院子外面跑了进来。

“瓜娃子,瞎叫唤啥呢,你老根叔好好的正打算吃饭呢,你说你老根叔不好了,叔就是不好,也是让你个瓜娃子搅合的饭吃不好。”二奎是叶枫的发小,平常也常来老根叔家,这小子啥都好,就是没事喜欢瞎咋呼,屁大点事也能当个稀罕的嚷嚷半天。老根叔偶尔小孩子心性上来了,还乐意跟他斗斗嘴。

“不是,老根叔,吐血,吐血了!”二奎显然是一路跑过来的,这时候有点上气不接下气的,被老根叔一呛声,更是说不清楚了,只能蹲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。

“屁,你爹才吐血了呢。”老根叔没好气的白了二奎一眼。

“二奎,到底咋的了,你喘口气再说。”叶枫看出来二奎不是在开玩笑,连忙走过去蹲在二奎身边拍着他的后背帮他顺气。

“是,是我爹,我爹吐血了。”二奎终于吐出来一句整话。

“你说啥?你爹真吐血了?枫子,把叔的药箱拿来,叔得赶紧去看看,赵老蔫的身体一直挺不错的,咋就突然吐血了呢?”老根叔的眉头皱了起来,二奎这娃子也没个正经工作就是捣腾点庄稼,倒是赵老蔫有点泥瓦匠的手艺,是老赵家主要的经济来源,老蔫儿要是倒下了,这一家子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。

“唉。”叶枫答应了一声,起身就要往里屋去拿药箱,谁知道刚从地上站起来,就觉得一阵的天旋地转,身子一歪,一头撞在了旁边的墙壁上,满眼都是金星乱冒。

“枫子,你咋了!”阿婶被叶枫吓了一跳,连忙跟二奎一起把叶枫从地上扶起来,叶枫的眼神有点茫然,显然还晕着,额头上肿起了一个大包。

“没事,婶儿,我没事。”叶枫摇了摇手表示自己没啥事儿,伸手在头上摸了一下,疼得他直抽冷气,当下心里就打上了个大大的问号。

乡下孩子皮实,叶枫更是从来没有过贫血或者低血压之类的毛病,这种一个蹲起就被放倒的事情还是第一次,而且脑袋撞在墙上怎么会起包呢?下午和那些痞子打架的时候,那可是钢管砸在身上都屁事儿没有啊,这撞一下墙怎么就起了包呢?

“家里的,你扶枫子回屋里歇着去,我先跟二奎去看看老蔫儿,这病耽搁不得。”老根叔吩咐了一声,自己进屋背上药箱就要跟二奎走。

“我没事儿,叔,我也跟着过去看看。”在抬手揉头上那个大包的时候,叶枫又感到了那股热流从丹田里涌了出来,在身体里打转,只不过这一次的热流明显比之前细弱了不知道多少倍,彷如发丝一般。叶枫本就是个聪明的小子,回想了一下书里的内容,立刻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。

这一股热流并不是叶枫本身的东西,而是从外界流进他身体里的。之前叶枫并没有在意它,更没有用《青田遗书》里的青田心法进行炼化吸收。

对热流而言,叶枫的身体只不过就是个容器,即便不使用,随着时间流逝,这股能量也会渐渐的散逸消失,更何况下午的时候这股能量被激发了出来,让叶枫当了一会儿小超人,到了这会儿,已经快要消耗没了。并且,那种借助外力的爆发显然对身体还有损害,不然也就不会头晕了。

不过二奎毕竟是叶枫的发小,怎么的也得跟过去看看,只能等一会儿回来再用青田心法炼化这最后一丝暖流了。

三个人一路急急忙忙的赶到了二奎家,二奎的妹妹欣兰正坐在床边看着床上的赵老蔫掉眼泪,赵老蔫则是躺在床上不停地咳嗽。

“老根叔,枫子哥,你们来了啊。”看到叶枫一行人进来,欣兰立刻起身抹抹眼泪,把床边的位置让给了老根叔。

欣兰今年十七岁,人出落的相当水灵,还在镇上读高中,是个很讨人喜欢的丫头。赵老蔫的媳妇死的早,欣兰从小就跟个小大人儿似的帮忙料理着这个家,谁见了都夸她懂事。

“我说老蔫儿啊,你这是咋了?”老根叔凑到床边看了看赵老蔫,只见赵老蔫的脸白的像纸一样,嘴角边还挂着血丝,看着老根叔光张嘴说不出话来。“二奎,给你爹弄口热水来。”

“欣兰,你爹到底咋了?”叶枫这个头大啊,二奎是老爱咋呼,啥也说不清楚,赵老蔫是说不出来,好在还有个欣兰,不然得把人憋死。

“枫子哥,我爹他,他是让三姑气的。”说到这个,欣兰的脸上也挂上了一抹怒意。

“啥?三姑?”三姑是村子里有名的媒婆,经常给人家保媒拉纤的,赵老蔫那个三脚踹不出个屁来的性子,三姑咋还能把他气成这样?

“嗯,三姑刚才到我们家里来,给王百万家提亲,我爹不答应,结果三姑说,要是我不嫁去王家,就让我们马上把欠他们家的五万块钱给还了。我爹又急又气,刚把三姑赶出去,就吐血了。”欣兰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。

“王百万家来提亲?王小三儿?他不是才十二么,毛都没长齐呢,提个屁的亲啊。”叶枫往旁边地上吐了一口唾沫,好像提到王百万这个名字都让他觉得脏了嘴。

王百万本名叫王有才,是这龙峰村的首富,家里经营着几个大型的饲养场。

王有才的祖辈也都是土里刨食的庄家汉,到了他这一辈儿上,不甘于在村儿里面折腾一辈子,就背了个包袱出去大城市里闯荡。那时正好是中国改革开放,他赶上了好时候,在大城市淘得了第一桶金。

落叶要归根,王有才有了点钱,也想回来折腾折腾,就在村里面办了一个大型的养猪场,那时候人们的生活水平刚刚好转,猪肉也是紧俏货,王有才从此逐渐发迹,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时候,就已是有百万资产,这才被村里人叫做王百万。

到现在,王百万的资产据说已经过了千万,除了把养猪场扩大了几倍外还办了一个养鸡场和一个养兔场,生意那是红红火火,在整个苍峰县都算是一号人物。

不过不知道是不是钱闹的,这王百万刚回村里的时候还好,见了人也是和和气气的,可是随着钱越来越多,心也越来越坏了,有时候甚至都有点六亲不认。仗着自己用钱拓展出来的势力,在村里横行霸道。

有些村民看到他养这些东西发了财也想跟着干,王百万非但不看在乡亲的份上拉一把,反而是百般的阻挠,不允许相熟的供货商把种猪种兔什么的卖给村里人,有人来村里收这些禽畜的时候,一旦有人家想出货,他就拼命的压价,让人家卖不成。

此外,村里许多人家的好地,都被他用各种手段圈了过来,用来扩大他自己的饲养场。

于是,王百万的生意越做越大,村里人却不但没得到好处,反而被他欺负,背地里,大家都喊他王黑心。

王百万有三个儿子,最小的那个名叫王长寿。王长寿这小子长得非常丑,天生鼻子短小、牙齿突出、脸容狰狞,颇有点老虎的模样,不过和相貌相反的是这小子从小就不太爱说话,胆子出奇的小,属于三脚踹不出个屁来的那种。

本来这也没什么的,就算他是个怂包,在村里也没有人会去惹他。可是在四年前他八岁的时候,突然发了一场高烧,烧退了以后,就时不时的开始撒癔症。

一旦犯起病来,平日里的怂包蛋顿时就变成了呆霸王,不分时间,不分场合,扯开嗓子大吼大叫,见人就打,见东西就砸。王百万带着他儿子到城里的大医院看过好几次,可是城里的大夫对王长寿的癔症一点办法都没有,只是给他开了一些镇定类的药物,让他吃着。

叶枫说的王小三儿就是这个王长寿。

然而欣兰却面色古怪的摇了摇头,“枫子哥,给要是王小三儿提亲,我爹还不至于气成这样,三姑今天来是给……是给王老顺提亲来的。”

“啥?王老顺?这不扯呢!”床边听着的老根叔都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抽过去,王老顺是何许人也啊,他是王百万的亲爹,今年都特么八十四了,居然还让三姑来找当他孙女儿都还嫌小的欣兰提亲,这不扯淡呢么!

“造孽,造孽啊……”赵老蔫儿在二奎的扶起来靠着床头喝了口水,终于说出话来了。“王老顺今年八十四了,身体不太好,也不知道王家从哪里请了个先生,到家里看了看啊,非说老爷子这是在坎儿上,犯冲,想过了这个坎儿,必须见红,冲个喜,结果,王百万那个王八蛋,就盯上我们家欣兰了。咳咳咳……”

老根叔听罢,轻叹了一声,和叶枫对望了一眼,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几分愤怒与无奈。

赵老蔫三年前得了肺痨,为了治病,跟王百万借了四万块钱,可是家里人营生不好,一直没还上,加上利息现在已经变成了五万。王家找上他们,说的很明白,要么给人,要么给钱。

“老根叔,三姑说,如果我不肯嫁,他们就告去法院,说我们欠钱不还,关我爹个十几年……”欣兰说着,哇的一声哭了出来。

“欺人太甚!”叶枫转身一拳砸在了旁边的墙上,然而随着这一转身,叶枫愣住了,他看到旁边地上扔着的几根长山药上散发着极淡的光芒。

“丫头,别哭,这事儿包在哥身上了!”一抹笑意,浮上了叶枫的面颊……

小说:超级相师在都市作者:青山绿水分类:都市字数:{{charpters_obj[sort].words}}

本章为{{bookInfo.vip==1?'VIP':'付费'}}章节,支持作者,解锁后继续阅读

账户余额:书币 书券

{{bookInfo.vip==3?'本书':'本章'}}解锁:书币

扫描二维码,下载手机客户端

立即领取100+书券

登录

其它登录方式

登录

其它登录方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