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{readlogs === null?'正在加载中...':'暂无阅读记录'}}

当前位置: 奇热小说 > 总裁 > 总裁爱妻入骨 > 第10章 生一个孩子

所有章节

设置

阅读主题
正文字体
阅读方式
字体大小
  • A-
  • {{font_size}}
  • A+

手机阅读

扫码安装APP马上领书券

第10章 生一个孩子

小说:总裁爱妻入骨作者:G T M分类:总裁字数:3548

厉炎夜刚刚把药膳早饭端到厉天昊的房间。

躺在床上的厉天昊身子有些虚弱,说出的话也有气无力,“你刚刚是不是又跟云初吵了?”

厉炎夜垂着眼眸,不动声色,“怎么可能。”

“这样就好,听李管家说你们老是因为谁来喂我这事吵架。”厉天昊吃了一口厉炎夜喂上来的药膳,“其实这些事情你让黄妈来就好,好好培养一下跟云初的感情才是你应该做的。平时多让着些云初,拿出你的绅士风度。”

厉炎夜抿住嘴唇,又不知道谁把这些琐碎的事传到大哥口中了,真是,改天他要将那些人的嘴巴都缝起来!

“你别怪任何人,很多都是我在监控里面看到的。”厉天昊看着倔强的弟弟,忍不住又叹气,“炎夜,你别任性了。”

“大哥,应该是你别任性,你打算什么时候动身?陈医师在哪,我要跟他商量。”厉炎夜想着不能再让他这么拖下去了,病情是一天一天恶化的。那个陈医师也是的,整天不见人影。

他都不知道是厉天昊让陈医师特意避开他的。

“你别总是看我的事,你跟云初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?我们厉家多了一个继承人,就不会被其他狼子野心得逞了。”

厉炎夜知道厉天昊这些统统是借口,只要他厉炎夜在一天,厉家的家业就绝对不会拱手让人,而且,比起这些,他还要准备报仇,他不会让那些人好过的!

“大哥,那种女人,不配怀上我们厉家的种。孩子也绝对不会在这样的环境下诞生。”既然给不了他幸福,又何必将他带到这个世上。厉炎夜的声音坚定而冰冷。

“云初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心怀不轨的女人,你看她的眼睛和平时跟人相处就知道了,她是一个纯洁善良的女孩。你如果不用的我面容去吓唬她,慢慢相处,她一定会爱上你的。”

厉炎夜嗤之以鼻,“我没看出来她有多单纯善良,倒是顶嘴很厉害。”

厉天昊知道自己是说服不了这个弟弟了,目光一垂,扫视到桌子上的照片。眼神顿时柔和了下来。若蓝,你教教我,怎么让炎夜听话呢?

照片里的清秀女孩淡淡地笑着,温柔地注视着床上的厉天昊。

厉炎夜跟着他的目光望过去,果然是若蓝姐,大哥,真的很爱若蓝姐啊。可是爱一个人不是更应该替她好好地活下去吗?

翌日,夏云初起床的时候,身边的床被好像没人动过一样。难道厉天昊昨夜没有进来房间睡?

不过只想了一会就不想了。她一边刷牙一边想着今天要做点什么。

原本想趁着暑假还有时间,想去福利院跟小朋友们玩玩的。但是现在自己已经嫁入厉家,先不说厉炎夜那嚣张男知道后会怎么说她,自己也应该先照顾好生活不能自理的丈夫。

用过早餐之后,夏云初打算去找陈医师,跟他学习一下怎么给厉天昊擦拭身体。喂饭这种事已经被厉炎夜抢了,现在他总不能再把这件事给抢了吧。

陈医师叫她先穿上隔离服,夏云初正准备穿上的时候,放在桌上的手机就响了。

“喂您好,请问哪位?”因为是一个座机,她没有保存号码。

那头的语气却十分急促,“云初姐,你快过来吧,韩院长病了!现在正在仁爱医院里抢救呢!”

夏云初的心咯噔一声,“别急,我马上过去。”说完就跟陈医师说明了一下情况,马上就要到仁爱医院去。

这一路上夏云初都在祈祷,韩院长这么善良博爱的人,是不会有事的。一定会平安无事度过这个难关。不过他这次是怎么住院的呢?之前好像身体也没有差到这个程度。

舅舅俞培生将她寄养在福利院的时候,夏云初是跟韩院长相依为命的。她初去的时候不爱说话,更不喜欢跟人相处。却一眼就认定了韩院长。

他带着她吃饭,陪她玩,那时候的韩院长身体还很好,头发也只是白了两鬓。没想到现在竟变成了这样。岁月真是不饶人。

她赶到医院的时候,福利院的几个义工都站在急救室门口。从他们口中终于得知,白血病小孩终于找到了合适的骨髓,但是医疗费又是一大笔让人为难的数目。

韩院长为了给白血病的孩子筹钱而到处奔波,身体吃不消,高血压犯了所以进了医院。

等了小半天,急救室的灯终于灭了。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了出来,“哪位是病人家属?”

义工们和夏云初一下子涌了上去,“我们都是病人的家属,请问韩院长身子怎样?”

医生看了一圈,大概也知道了是怎么回事,他也是见过这个韩院长的。经常过来医院看望一些病了的小孩。

“韩院长没什么事了,但是最近要休养一段时间,你们就别让他到处乱跑了。”

夏云初知道韩院长是不会停下来的,看来只有她去筹钱了。

跟几个义工商量一下才知道,原来白血病孩子的手术需要20万的手术费,而且只是做手术的,后期跟进也还要钱。

20万,对一个普通家庭肯定是一个天文数字,对福利院来说更加是负担不起的巨款。要众筹也需要一定的时间,恐怕是因为那个孩子等不了了,院长才这么着急地想要将善款筹集回来。

这笔钱如果对于像厉家或者俞家这样的家庭,肯定只是九牛一毛吧。不过就一个举手之劳的善举,不知道他们愿不愿意呢?

首先考虑的是舅舅,上次他“逼不得已”将自己嫁出去的时候,多多少少还是有着一些愧疚心的吧。而且平时他对福利院还是不错的,因为将夏云初寄养过在那里,每年都会给那里捐上一笔钱。

夏云初还想着这个俞家她估计是很久都不回去了,谁知道现在又要回去一趟。没办法,如果这样可以救了两条人命的话,她愿意向他们低头。

可惜,去到俞家的时候,俞培生不在家,听说出差了,短时间内不会回来。

开门的是整天在家无所事事的苏玉珠。“哟,厉家大少奶奶怎么回来了?不会跟厉大少爷吵架了吧?”

夏云初也不想绕圈子,直接开门见山说明了一下情况,最后提出了请她捐助20万。

苏玉珠一听到20万,眼睛瞪得大大的,“你是不是傻了?要用这么多钱去救一个一点关系都没有的孩子?你这同情心似乎泛滥错地方了。而且这福利院什么的,不是还有慈善机构啊,众筹什么的帮忙吗?用得着你瞎操心。”

夏云初知道这个舅妈对福利院是深恶痛绝,更知道她嗜钱如命,可是前天不是才收了三千万的回门礼金么?从三千万里面拿出二十万,也不算什么吧?

她只能耐着性子跟苏玉珠解释道:“其实韩院长最近都在招人募捐,可是就是因为太累了,所以病倒在医院了。那孩子也等不了几天,已经找到合适的骨髓,就差这二十万就能挽救一条生命了……”

“这二十万?你是觉得钱不是你的所以不心疼吗?你知道我们家平时花销要多少钱吗?你舅舅给我的钱也不是很多,我能拿一万出来都是极限了。而且,要说大发慈悲,你为什么不去救医院的医生免费给你做手术呢?”

苏玉珠冷哼着打断了夏云初的话,表情已经有些不耐烦。

夏云初听完她这个无语的话,简直看不过眼她用这样的理由去拒绝,明明是有能力可以帮助别人的。这不是所谓的道德绑架,可是夏云初这次真是有点生气了。这不是等于眼睁睁看着别人死吗?

“舅妈,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前天您才收了厉家的三千万礼金,从里面拿一点出来没关系的吧?”

没想到这苏玉珠的反应真是过激,她指着夏云初的鼻子,几乎是咒骂出声:“没想到你还真的是个白眼狼,才嫁过去几天?这么快就替你丈夫从我们俞家挖钱了?我还以为厉家大少有多大方,还不是要你回来拿钱了?”

夏云初微微凝眉,没想到这个舅妈居然会误会成这样,“舅妈,不是你想的这样。厉天昊根本不知道这件事,只是我自己想筹钱而已,这是我一个人的意思。为了那个孩子和韩院长。”

“别解释了,我不想听。要是想把钱拿回去,现在直接给厉天昊打个电话,让他自己跟我说,我马上退回去给他。”

苏玉珠怎么会为了这三千万而跟厉家这个摇钱树过意不去呢?她只是不想顺夏云初的意,这个野种,有什么资格要钱!

既然两个人谈不拢,夏云初也不想勉强,她已经低头问过了,舅妈却明显没有捐